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闲话潘巧云

“你知道那首‘和尚只在我梦里,如果你摸脸又亲亲’吗?上个世纪80年代初,满大街放这个...你记得谁唱的?”

“我对流行音乐不是很熟,不过听口气倒像是潘巧云的心声...

“你是说潘越云吗?那首歌是一男的唱的,上了春晚...”

“哦,你该不会在说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吧?‘河山只在我梦里,祖国已多年未亲近’...
话说这潘巧云的名气不应比那个台湾歌手小,《水浒传》有两个出名的“淫妇”,还都姓潘,一个是武大的老婆潘金莲,一个便是病关索杨雄的老婆潘巧云了。

有人曾考证施耐庵的来历。元末,盐民张士诚率壮丁起义。作为苏浙一带有名的才子,施耐庵文韬武略为张士诚所重,再三邀请他入幕。施耐庵抱着建造“王道乐所”的宏远计划欣然前往,为张献了许多攻城夺地的计策。潘元绍、潘原明两兄弟原系张士诚反元起事时的伙伴,张称吴王时,二潘大见宠信,潘元绍为张的东床快婿,潘原明则手握重兵,出镇杭州。但后来,二潘在张士诚危难时,竟先后降了朱元璋,从而加速了张士诚的失败。因而,施耐庵写《水浒》,有意将书中两个背夫偷偷打野食的不贞之妇,都取姓为“潘”,以示恨极。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千万不要得罪易姐和露露这样的大文豪,弄不好就被遗臭万年了...
再过三天,也就是公元2011年八月六日,在阴历则是七月初七,所谓的七夕,是闲话主人公潘巧云的生日。这也是传说中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相会的日子,于是好事者便把它当作中国的情人节。从传统上讲,七夕确实是民间一个大的节日:乞巧节。不过只关女人,不关男女情爱...

《东京梦华录·七夕》载:“七夕前三五日,车马盈市,罗绮满街,旋折未开荷花,都人善假做双头莲,取元一时,提携而归,路人往往嗟爱。又小儿须买新荷叶执之,盖效颦磨喝乐。儿童辈特地新妆,竞夸鲜丽。至初六日七日晚,贵家多结彩楼于庭,谓之‘乞巧楼’。铺陈磨喝乐、花瓜、酒炙、笔砚、针线,或儿童裁诗,女郎呈巧,焚香列拜,谓之‘乞巧’。妇女望月穿针。或以小蜘蛛安合子内,次日看之,若网圆正,谓之‘得巧’。里巷与妓馆,往往列之门首,争以侈靡相向。”

两宋七月七日生人,则多以“巧”为名。《水浒·第四十四回 锦豹子小径逢戴宗 病关索长街遇石秀》也证明了这一点:“原来那妇人是七月七日生的,因此小字唤做巧云,先嫁了一个吏员,是蓟州人,唤做王押司,两年前身故了,方才晚嫁得杨雄,未及一年夫妻。”这风俗到曹雪芹的年代也还流行:王熙凤的女儿也因此叫巧姐...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千万不要得罪易姐和露露这样的大文豪,弄不好就被遗臭万年了...語泓 發表於 2011-8-2 23:01
這個彎轉得呀, 骨頭都要折斷了耶
再过三天,也就是公元2011年八月六日,在阴历则是七月初七,所谓的七夕,是闲话主人公潘巧云的生日。这也是传说中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相会的日子,于是好事者便把它当作中国的情人节。从传统上讲,七夕确实是民间一个大 ...
語泓 發表於 2011-8-2 23:45
有意思,  


一直以為巧姐是指碰巧的巧, 剛好七七, 所以姥姥給了個" 巧“字。
這個彎轉得呀, 骨頭都要折斷了耶
錢易 發表於 2011-8-3 20:58
“文章千古事”,以两位的才情,出名是迟早的事情...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