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繼續塗鴉交功課


雨巷


一點一滴的
在青石板上
雨絲細說起烏雲沈沈的心事
馬頭牆腳的青苔都紛紛伸長了脖子

天,灰不見底
窄巷如寂寂的青脈,不知向何處蜿蜒著

偶爾,有一柄紅傘
血色鮮活地走過

錢易 發表於 2011-6-27 11:14
毕竟是会写诗的摄影师,或者会摄影的诗人:一首诗,长长短短倒用了好几个镜头

"一點一滴的
在青石板上
雨絲細說起烏雲沈沈的心事
馬頭牆腳的青苔都紛紛伸長了脖子"
百微才能刻画这么细;

“天,灰不見底
窄巷如寂寂的青脈,不知向何處蜿蜒著”
大概16-35的广角才够看的;

“偶爾,有一柄紅傘
血色鮮活地走過”
是不是用了328?只见一柄红伞,焦外是油润的青灰...
本帖最後由 johnfan 於 2011-6-28 07:07 編輯

上一张看来看去没看出“回家的小路”, 这一张终于看出点道道了。  原来师傅是大忙人,早出晚归。    

看不明白, 只觉得是美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11-6-28 13:56 編輯
毕竟是会写诗的摄影师,或者会摄影的诗人


語泓 發表於 2011-6-27 21:15
你用詩人的帽子扣在我頭上,讓我惶惶然,不知所措。

在我,詩人是十分崇高的稱謂,隨便不得。記得肯尼迪當政時常常在白宮邀請詩人,音樂家雅聚。一次,肯尼迪與老牌詩人 Robert Frost禮讓首席,雙方相持不下。最後,總統說,首席非詩人莫屬,總統四年就出一個,而詩人往往百年才出一個。 經他這麼一說,Robert Frost便欣然就座。

說到詩人,在我眼中,感覺當今華人中真正配得上的人沒有幾個。 洛夫是最最當之無愧的,無論是質與量,都叫人折服。女生當中自然首推王露秋了耶,  露露的詩從不叫人失望,其中是那些揉情於景的詩,尤其意味深長。

所以,不可再叫我詩人了, 不然,對真正的詩人可是種 “蟹讀“耶。

我, 充其量,只不過是個文字的習作者,或者塗鴉者。
一首诗,长长短短倒用了好几个镜头

"一點一滴的
在青石板上
雨絲細說起烏雲沈沈的心事
馬頭牆腳的青苔都紛紛伸長了脖子"
百微才能刻画这么细;

“天,灰不見底
窄巷如寂寂的青脈,不知向何處蜿蜒著”
大概16-35的广角才够看的;

“偶爾,有一柄紅傘
血色鮮活地走過”
是不是用了328?只见一柄红伞,焦外是油润的青灰...
語泓 發表於 2011-6-27 21:15
這樣的評論一看就知道是來自於攝影師滴~~~

要不是這種手法cave裡已經有人用過了,這麼讀,倒也還新鮮趣致。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11-6-28 14:16 編輯
上一张看来看去没看出“回家的小路”, 这一张终于看出点道道了。  原来师傅是大忙人,早出晚归。    

看不明白, 只觉得是美 ...
johnfan 發表於 2011-6-28 05:01
到底是我師傅,一國的,看不明白,還直叫美,哈哈,可謂真正的捧場耶。

再給師傅新沏一壺上好的龍井。


說到拍照早出晚归是最基本的,只是太辛苦。所以我喜歡在雨天拍照,最好是陰晴不定,那是自然界表情最豐富的時刻。
美国现在要上好的龙井是否不方便呢?会不会以次充好呢?对国货都没有放心的了。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11-6-29 12:50 編輯
美国现在要上好的龙井是否不方便呢?会不会以次充好呢?对国货都没有放心的了。
唐卫 發表於 2011-6-28 20:49
這裡的龍井也都是朋友帶的。

說國貨還真是不放心。春天在上海吃到一道美味無比的烤子魚,後來覺得不可能這麼好吃,會不會加了一滴香?

倒是農家菜還叫人放心些。 這次在婺源的江陵,先去農家點了一只走地雞,看著主婦殺好入鍋,這才去拍照。等飢腸轆轆的回來,雞也燉熟了。一開鍋,香濃撲鼻。。。。


上一張江陵-- 中國最美麗的山村
w-hui-28-t-s.jpg
农家的走地鸡,师傅一定是看着农家养大的吧

这雾蒙蒙的江陵真是像画一样,看来是非去一趟不可了
你用詩人的帽子扣在我頭上,讓我惶惶然,不知所措。

在我,詩人是十分崇高的稱謂,隨便不得。記得肯尼迪當政時常常在白宮邀請詩人,音樂家雅聚。一次,肯尼迪與老牌詩人 Robert Frost禮讓首席,雙方相持不 ...
錢易 發表於 2011-6-28 13:55
您这是过谦了...

当然露露的诗名我们都知道的,记得那天我还说,“很幸运在露露出名之前就认识了她...”

前两天在他们家里,看到露露的航拍,很震撼,拿叶子哥哥的话来说:“詩人可以搶攝影師的飯碗,攝影師却很難搶詩人的飯碗,因​為當攝影師容易,當詩人就難了,其实當一名懂得攝影的詩​人更難,而當一名懂得攝影的女詩人那叫難上加難。。。不​過,對LuLu來講,一切。。。都那么簡單。”
47# 錢易
陶醉在烟雨中的婺源山村。遗憾,还没去过。
jordan Yan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