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徽州在易姐的笔下是婉约的,那么易姐给徽州的印象又会是怎样呢?辛稼轩曾填《贺新郎》,其中有一句:“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在此补一张“易姐印象”吧... ...
語泓 發表於 2011-6-21 19:21
這張的情境我喜歡,謝謝。


不過要是早知到要演出稼轩的這句詞,應該換身行頭耶~~~
咱师傅这炮可是威震三山滴


也恭贺师傅乔迁之喜。
johnfan 發表於 2011-6-22 13:27
謝謝師傅的恭賀。

這300頭看起來是蠻唬人滴呢。其實武器的第一個作用便是唬人耶。
23# 錢易

好久没有看到你上Cave了,原来搬新居了。 [翠屛書屋] 这名字好听,一定是青山环抱的雅居。以后会給你很多创作的灵感。
你的“涂鸦”会让我想家耶!这首“徽州之晨湖”很能让人回味,流蘇花般的坠子佩上月白的薄衫很是雅致。
这张照片简单干净,主题突出,大雾下的江面,水平如镜,碧波荡漾,烟波飘渺。四周翠峦叠障,绕岚似纱,如梦如幻。好一派美景。
兴起也题诗一首,猜猜当时的心情。

丝雨飘渺润春泥
细浪吻岸荡心海
柳烟含颦桃带笑
雾锁古渡织梦中熊焰 發表於 2011-6-22 23:10
你猜得不錯,新居後院恰得一山,式如屏風,又有樹木繁茂蒼翠,於是取之名為 “翠屛山", 很是直白的叫法,同叫大郎二郎沒什麼兩樣。

謝謝熊焰對文字同色彩塗鴉的點評。

我完全不會格律詩, 所以被你的七言驚到, pfpf。

最喜歡 "细浪吻岸荡心海”這句, 什麼時候的人會有體味細浪吻岸的心情呢? 應該是初戀之時吧?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11-6-23 15:06 編輯

繼續~


於雞鳴最後一聲的流蘇裡
炊烟裊然升起        
自茫然如夜的青瓦堆裡蜿蜒而出的
是回家的小路
w-hui-25-t-S-a.jpg
乔迁之喜是什么意思? 易姐姐搬到什么地方去了?
乔迁之喜是什么意思? 易姐姐搬到什么地方去了?
云漫 發表於 2011-6-25 06:02
給雲師上茶, 好久沒見雲師了呢~~

這是個網路上同聲通假泛濫的時代,嗨, 搞得大教授連 "乔迁之喜“ 的意思都吃不準了耶~~~


前一陣子剛剛搬家,從白寓山居到 Walnut 的屛翠山居之間大概十來哩。
徽州在易姐的笔下是婉约的,那么易姐给徽州的印象又会是怎样呢?辛稼轩曾填《贺新郎》,其中有一句:“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在此补一张“易姐印象”吧... ...
語泓 發表於 2011-6-21 19:21
看上去很美,与钱易姐姐画意徽州同美。。
看上去很美,与钱易姐姐画意徽州同美。。
Mike 發表於 2011-6-26 19:40
好久沒見麥老師上cave了,真是驚喜, , 嗯~~好像握手不太夠耶

謝謝麥老師在誇語泓gg 的時候也順便對我的誇讚,期待麥老師對學生的功課批評指正,指手劃腳
繼續塗鴉交功課


雨巷


一點一滴的
在青石板上
雨絲細說起烏雲沈沈的心事
馬頭牆腳的青苔都紛紛伸長了脖子

天,灰不見底
窄巷如寂寂的青脈,不知向何處蜿蜒著

偶爾,有一柄紅傘
血色鮮活地走過



2011,6,27 於翠屛書屋
w-hui-15-t-1-cave.jpg
看上去很美,与钱易姐姐画意徽州同美。。
Mike 發表於 2011-6-26 19:40
谢谢麦老师,还有麦老师的328,拍人像真棒...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