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Lulu和Dr.Chen真让人羡慕,翰墨知音 共享诗画。
两人都喜欢摄影,诗又写得这么好。爱人和知音这两种人往往不会是同一个人。
但如果你找到了兼具这两种身份的人,只能说你太幸运。 ...
熊焰 發表於 2011-5-18 22:50

說得好!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11-6-20 15:41 編輯
1# 錢易

妙笔赋丹青, 好诗韵无痕。好一幅水墨江南!烟雨徽州。
青山碧水,粉墙黛瓦,配以金黄色的油菜花,构成清晰明快的色调。仿佛走入温柔的梦境,寻回那已失落多年的梦。
徽州的韵味是别样的,是一种与诗卷分不开的诗情和画意,是一种与戏曲割舍不开的似水与流年,
是浓得化不开的诗意与深情,清丽而婉约,古朴又雅致,让人永远读不透、品不尽,也永远让人魂牵梦绕。
特别喜欢这句“一聲清脆的鳥鳴羽翼豐滿" 和 Lulu 的“偶然幾聲野鴨羽翅之開合”有异曲同工之妙, 把两幅画给点活了。

继续等待!

熊焰 發表於 2011-5-18 23:16
謝謝熊焰的點評。你的中文讓真讓我吓了一跳, 就像聽到白人講一口滴滴刮刮的上海話一樣。

自己很喜歡徽州的四月,尤其喜歡看油菜花手牽手的趕春天的集。


有人繼續等待那就繼續塗鴉吧。
徽州之晨湖


錢易


於晨光的明暗之中
湖水靜靜躺成一抔潤澤的軟玉
守著晨的漁翁
將自己守成一抹清遠的畫意


漁網以軟軟的掌撥弄著靜幽
若有卻無的弦音
似髮叢間的耳墜輕閃


微風掀起晨湖冰肌上月白的薄衫
透過絲絲縷縷的柔
彼岸如一聲溫婉沙啞的輕呼


於雞鳴最後一聲的流蘇裡
炊烟裊然升起        
自茫然如夜的青瓦堆裡蜿蜒而出的
是一條條回家的小路


隔岸──
鄉愁正久久等待一艘擺渡的小舟




2011,6,16  於翠屛書屋
w-hui-18.jpg
本帖最後由 johnfan 於 2011-6-20 20:22 編輯

师傅这两张徽州,在一贯的幽静中加了点世间的繁杂。  倒也揉合得恰到好处。  这功夫徒弟不敢练,搞不好走火入魔
先祝贺一下易姐乔迁之喜...将来或许该写一部“从白寓山居到翠屛書屋”,谈一谈诗心文心...
徽州在易姐的笔下是婉约的,那么易姐给徽州的印象又会是怎样呢?辛稼轩曾填《贺新郎》,其中有一句:“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在此补一张“易姐印象”吧...
_MG_9724.jpg
本帖最後由 johnfan 於 2011-6-22 15:29 編輯
徽州在易姐的笔下是婉约的,那么易姐给徽州的印象又会是怎样呢?辛稼轩曾填《贺新郎》,其中有一句:“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在此补一张“易姐印象”吧... ...
語泓 發表於 21/6/2011 21:21 [url=http://shadowycave.com/discuz/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8651&ptid=654][/url]
咱师傅这炮可是威震三山滴


也恭贺师傅乔迁之喜。
23# 錢易


好久没有看到你上Cave了,原来搬新居了。 [翠屛書屋] 这名字好听,一定是青山环抱的雅居。以后会給你很多创作的灵感。
你的“涂鸦”会让我想家耶!这首“徽州之晨湖”很能让人回味,流蘇花般的坠子佩上月白的薄衫很是雅致。
这张照片简单干净,主题突出,大雾下的江面,水平如镜,碧波荡漾,烟波飘渺。四周翠峦叠障,绕岚似纱,如梦如幻。好一派美景。
兴起也题诗一首,猜猜当时的心情。

丝雨飘渺润春泥
细浪吻岸荡心海
柳烟含颦桃带笑
雾锁古渡织梦中
师傅这两张徽州,在一贯的幽静中加了点世间的繁杂。  倒也揉合得恰到好处。  这功夫徒弟不敢练,搞不好走火入魔
johnfan 發表於 2011-6-20 18:19
謝謝師傅。
給師傅上茶,我新近覓來的吉安白茶,喝起來很素淡,與世無爭的淺香。

說到魔,徒弟沒有覺得是不好的東西耶。魔也是有膽識有力量有智謀的,不管怎麼說,就憑敢同上帝叫板子這點,便值得我敬禮了。所以入魔不見得可怕,師傅前腳入, 徒弟一定候教跟進耶~~
先祝贺一下易姐乔迁之喜...将来或许该写一部“从白寓山居到翠屛書屋”,谈一谈诗心文心...
語泓 發表於 2011-6-21 19:07
謝謝。

讓你想到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了?

記得去紹興的時候特地去了百草園,去了之後覺得後悔。心想,要是不去,百草園將是心中永遠的百草園。不過,那時候還很年輕,很多事情不懂, 當然也不會懂審美畏怯四個字的意思。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