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先借用熊焰的一句現成的“一辭莫贊”,待有空慢慢品味這色香味俱全的盛宴。
易姐,怎麼這次沒有敲鑼打鼓就等場了?
liansongchen 發表於 2011-5-16 22:23
敲鑼打鼓的, 這。。。, 會不會太像在天橋賣狗屁膏藥的耶~~~


一直覺得用 “一辭莫贊”四個字的人是在十分討巧的偷懶。然而, 借用別人的人便是偷懶得十分不討巧耶!!!!


好在只是“先"。

只是不知這後,要多後耶?
敲鑼打鼓的, 這。。。, 會不會太像在天橋賣狗屁膏藥的耶~~~


一直覺得用 “一辭莫贊”四個字的人是在十分討巧的偷懶。然而, 借用別人的人便是偷懶得十分不討巧耶!!!!


好在只 ...
錢易 發表於 2011-5-17 14:56
我是说你常常片子不出场,先让音乐开路。这回倒是开门见山。
你的诗配摄影很耐读,所以,得慢慢来。
see unseen
我是说你常常片子不出场,先让音乐开路。这回倒是开门见山。
你的诗配摄影很耐读,所以,得慢慢来。
liansongchen 發表於 2011-5-17 15:03
現在在mac上, 帖子裡頭的音樂聽不到了。聾子一樣。

變成聾子後便不在乎音樂了。
現在在mac上, 帖子裡頭的音樂聽不到了。聾子一樣。

變成聾子後便不在乎音樂了。
錢易 發表於 2011-5-17 15:26
幸亏贝多芬没有这样。
see unseen
本帖最後由 liansongchen 於 2011-5-17 16:06 編輯
徽州歸來已一月有余,交個功課吧。


文字塗鴉配顏色塗鴉


徽州之雨意印象

錢易

此刻的春是溫潤而濕柔的
落腳在房頂的雨珠飽酣了青瓦的墨意
粉牆上濡濕暈染著的
是寫意的年輪

油菜花乘著第一波春潮漾上岸來
佇立在雨霧中,怯生生地抿起笑意
田間的電線杆不求人知的定著

遠處, 雲根漸深

一切都氤氳般的靜默繾綣    除去
一聲清脆的鳥鳴羽翼豐滿
  

錢易 發表於 2011-5-14 23:29
這首“徽州之雨意印象”就像這幅摄影作品一樣,細膩却不落入寫實,像標题一樣,把南方雨意的印象寫得非常的印象派。不看這幅摄影作品,單單這首詩所营造的語境就很寫意。

雨季的徽州,徽州的一个小村落,小村落路口的油菜花和遠処的山谷及山谷裡淺起淺深的雲根这些元素鋪张成了一副大写意,错落有致,疏遠而舒坦。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雨就像發酵剂一样,讓暖洋洋的春“溫潤而濕柔”起來了。這雨又像是散漫的墨,隨意潤滑过青青的瓦和粉白的土墙,如此,瓦有了墨意,墙有了寫意。想像一个一个“年輪”在雨濕過的墙上暈染開來,很有一番情趣。

雨還像催春剂一樣,讓怯生生的“油菜花乘著第一波春潮漾上岸來”, 當然,不是花兒真的上了岸,而是花的香氣“漾上岸來”,比起“一段好春藏不盡,粉墙斜露杏花梢”更有余味。只是“電線杆不求人知的定著”好像是所有元素中最不为春雨所染的。讓整首詩在充满柔性的大背景里有了一个可以撑起腰杆的角色。很醒目很有个性。 一般電線杆子在照片里总是很碍眼的障物,可是,这三根電線杆子和那些淺白的電線却使畫面跳跃起來了。

如果詩停止在“遠處, 雲根漸深”已是一首很耐讀的詩了。可是,在這樣纏綿的雨意裡,在“一切都氤氳般的靜默繾綣 ”着的此刻的春,突然飛來“一聲清脆的鳥鳴”,扎扎實實地從詩中飛過,從如畫的風景里飛過,有如在寂静肅穆的教堂裡,萬人静心敬拜的時候,突然有一个小婴孩咯咯的笑出聲來。

詩便多了一份另樣的情趣。
see unseen
這首“徽州之雨意印象”就像這幅摄影作品一樣,細膩却不落入寫實,像標题一樣,把南方雨意的印象寫得非常的印象派。不看這幅摄影作品,單單這首詩所营造的語境就很寫意。

雨季的徽州,徽州的一个小村落,小村落路 ...
liansongchen 發表於 2011-5-17 16:02


Dr. Chen 這篇詩品與易師的大作真真可謂琴瑟和音!也給Dr. Chen 永無指境!
這首“徽州之雨意印象”就像這幅摄影作品一樣,細膩却不落入寫實,像標题一樣,把南方雨意的印象寫得非常的印象派。不看這幅摄影作品,單單這首詩所营造的語境就很寫意。

雨季的徽州,徽州的一个小村落,小村落路口的油菜花和遠処的山谷及山谷裡淺起淺深的雲根这些元素鋪张成了一副大写意,错落有致,疏遠而舒坦。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雨就像發酵剂一样,讓暖洋洋的春“溫潤而濕柔”起來了。這雨又像是散漫的墨,隨意潤滑过青青的瓦和粉白的土墙,如此,瓦有了墨意,墙有了寫意。想像一个一个“年輪”在雨濕過的墙上暈染開來,很有一番情趣。

雨還像催春剂一樣,讓怯生生的“油菜花乘著第一波春潮漾上岸來”, 當然,不是花兒真的上了岸,而是花的香氣“漾上岸來”,比起“一段好春藏不盡,粉墙斜露杏花梢”更有余味。只是“電線杆不求人知的定著”好像是所有元素中最不为春雨所染的。讓整首詩在充满柔性的大背景里有了一个可以撑起腰杆的角色。很醒目很有个性。 一般電線杆子在照片里总是很碍眼的障物,可是,这三根電線杆子和那些淺白的電線却使畫面跳跃起來了。

如果詩停止在“遠處, 雲根漸深”已是一首很耐讀的詩了。可是,在這樣纏綿的雨意裡,在“一切都氤氳般的靜默繾綣 ”着的此刻的春,突然飛來“一聲清脆的鳥鳴”,扎扎實實地從詩中飛過,從如畫的風景里飛過,有如在寂静肅穆的教堂裡,萬人静心敬拜的時候,突然有一个小婴孩咯咯的笑出聲來。

詩便多了一份另樣的情趣。liansongchen 發表於 2011-5-17 16:02
每次讀 Dr Chen的詩品都會讓我擊節稱妙。

所謂詩有別才,非關學也, 其實詩評也需別才, 這比創作詩本身更難,更有挑戰,也更需要創意。 所以對dr chen相當的佩服!!

除去驚人的洞察力, dr chen的文采也是極為出色的。

這篇評論中,十分喜歡最後的比喻, 將寂靜中的鳥鳴比做  "寂静肅穆的教堂裡,萬人静心敬拜的時候,突然有一个小婴孩咯咯的笑出聲來“,有種出人意外的恰到好處。 文字上的才情,讓詩品讀起來更多了份別樣的趣味。在評論的文字鍾找到華彩的妙喻,這就像錢鍾書提過的: 像正在整理舊衣服, 忽然在夾袋裡發現了用剩的鈔票和角子,雖然是分內的東西, 卻有一種意外的喜悅
Lulu和Dr.Chen真让人羡慕,翰墨知音 共享诗画。
两人都喜欢摄影,诗又写得这么好。爱人和知音这两种人往往不会是同一个人。
但如果你找到了兼具这两种身份的人,只能说你太幸运。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11-5-18 23:01 編輯
Dr. Chen 這篇詩品與易師的大作真真可謂琴瑟和音!也給Dr. Chen 永無指境!
王露秋 發表於 2011-5-18 07:20
Lulu, 論文字功夫我離你的距離就彷彿現實離夢想的距離,遙遠得不可追求耶。。。。 我叫你老師是理所當然, 妳這一聲易師實在讓我撲隆通一聲摜到地上,爬不起來了呢~~~~。


看你說我的塗鴉同dr chen 的詩品 "琴瑟和音“, 讓我覺得彷彿穿錯別人衣服似的不對頭耶。

其實這麼些年,拜讀了你們無數的唱酬之後,我每每看到 "琴瑟和音” 四個字,便十分自然的想到你們, 感覺這四個字彷彿被你們申請了專利似的耶。

我這裡的塗鴉只是票詩。 就像票友借到有名的戲班子來配樂,倍感榮耀一般,我也因著dr chen的友情客串,感到無上光榮,而塗鴉也變得增色了許多。 這廂謝過dr chen, 更要謝謝lulu,要知道名角的戲班子哪能輕易借人滴耶。


說到琴瑟合音, 你們這對文學伴侶才是真真滴“情色和音” 耶~~~嘿嘿嘿
1# 錢易


妙笔赋丹青, 好诗韵无痕。好一幅水墨江南!烟雨徽州。
青山碧水,粉墙黛瓦,配以金黄色的油菜花,构成清晰明快的色调。仿佛走入温柔的梦境,寻回那已失落多年的梦。
徽州的韵味是别样的,是一种与诗卷分不开的诗情和画意,是一种与戏曲割舍不开的似水与流年,
是浓得化不开的诗意与深情,清丽而婉约,古朴又雅致,让人永远读不透、品不尽,也永远让人魂牵梦绕。
特别喜欢这句“一聲清脆的鳥鳴羽翼豐滿" 和 Lulu 的“偶然幾聲野鴨羽翅之開合”有异曲同工之妙, 把两幅画给点活了。

继续等待!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