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徐志摩、金岳霖在柏林的那些八卦

那段时间,徐志摩正追求林徽因,可是结发妻子张幼仪哭哭啼啼不肯离婚,而且张恰好有了身孕。徐冷酷地命令妻子:马上去把孩子打掉。张哀求道:听说打胎会死人的。诗人回答:坐火车还会死人呢?你是不是一辈子不坐火车了?

a367633cac.jpg
2011-4-23 21:33


任徐如何逼迫,张就是不肯听从。徐苦思无策,就去饭馆请客,让大家帮他想办法,如何才能甩掉张幼仪。参加这次饭局的,清一色是未来的国学大师,有陈寅恪、傅斯年、俞大维、毛子水、何思源、罗家伦...总之,众多的国学大师济济一堂,共商如何帮助徐志摩甩掉张幼仪...大家想到徐的好友金岳霖还没有结婚,刚好做“替人”。哪知道隔开一堂屏风,金岳霖正在那边吃饭,于是金轻轻地把屏风推开,站在他们饭桌前面叫声:“Hi...”满座为之大惊...

20110324230909814.jpg
2011-4-23 21:33


1922年3月,徐志摩与张幼仪在柏林离婚了,金岳霖非但没成为“替人”,反而和吴经熊成了徐、张离婚的“证人”。

联想到以后林徽因、梁思成和金岳霖的浪漫三角,以及徐志摩、陆小曼、王赓和胡适的的明暗四角,现实生活倒是比小说更精彩一些。
徐张离婚后,另一个文化名人加入了这个战团...

张幼仪在回忆录《小脚与西服》(Bound Feet and Westen Dress)中说:“柏林所有的中国人当中,有个人待我特别好,他叫卢家仁(译音),有一双好大的手,手上面毛茸茸的像只熊。他每个星期都来看我好几回,不是和我一起坐坐,就是陪彼得玩玩。以前我从没有和男人坐得这么近过,可是我猜想他是来看彼得的。当时多拉和我租了一个住宅的三个房间,卢家仁来的时候,彼得就和我们一起待在起居室,其他客人来的时候,我就叫彼得到别的房间和多拉玩。有一天我们坐着喝茶,彼得在铺在地板上的一块毯子上玩耍的时候,卢家仁问我:‘你打不打算再结婚?’虽然我当时还很年轻,大概才二十三岁,可是四哥写信告诉我,为了留住张家的颜面,我在未来五年内,都不能叫别人看到我和某一个男人同进同出,要不然别人会以为徐志摩和我离婚是因为我不守妇道。而且我明白我在家乡还有个儿子,我一直没教过他,在我善尽做母亲的责任以前,我不可以嫁进另外一个家庭。所以,我没敢把卢家仁那句语气温柔的话听进耳朵里,于是我看着我的茶杯轻声说:‘不,我没这个打算。’卢家仁听完,过了一会儿就走了,从此再也没按时来看过我。我没办法相信有人会爱上我,而且对卢家仁问起我结婚打算这件事感到别扭,我从没说过任何鼓励他问我这种事情的话。也许我当初根本不应该让他来看我的,难道他一直在追求我吗?那就是‘自由恋爱’进行的方式吗?他爱不爱我呢?也许他只是想出出风头,才企图娶我?”

张幼仪的回忆录是由其口述,然后由她的侄孙女张邦梅以英文写成,上面的引文是根据谭家瑜的译文。据考证,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卢家仁”其实是大名鼎鼎的罗家伦。他当时正在柏林,见过他的人都说他的确“有一双好大的手,手上面毛茸茸的像只熊”(梁实秋在《记罗家伦》文中,就说他“两手肥硕臃肿,如熊掌然”)。有这种特征的人并不多见,“卢家仁”与“罗家伦”一音之转,张幼仪又是当事人,因此所言应该是不虚的。

002564a94d550c9e634030.jpg
2011-4-23 22:06


另据赵元任夫人杨步伟回忆,他们夫妇准备离开柏林的那天晚上,罗家伦匆匆忙忙赶来,杨步伟原以为罗是专为送行前来探望,话谈到一半,罗家伦话题一转,吞吞吐吐地问杨步伟手边钱多不多,杨以为对方除了送行还要送钱,心中猛地泛起一股感激之情,为表客气,杨说不多可是够用了,刚要说不劳你们帮忙之类的客气语,想不到罗家伦猛地接话道:"可不可以借几十元出来,我们大家欠张幼仪的家用,应到期的钱还没到,暂挪我们一点还账。"杨步伟一听,顿时冷了半截,沉着脸说手中的钱只够用到回法国,只要一到法国,由美国汇来的钱大约就可收到,意思是等自己回到法国再说吧。罗家伦知道只要眼前这两个小财神一旦离开柏林,便是一去的黄鹤杳无消息了,于是死缠硬磨,与赵、杨夫妇在旅馆打起了阵地守卫战。眼看快到深夜,赵、杨体力不支,表示缴械投降,掏出40元拱手交给对方。罗家伦钱一到手,立即打道回府杳无音讯。当杨步伟撰写回忆录的时候,对此情此景仍记忆颇深,并对罗氏借钱几十年不还的做法,含有调侃意味地再度提起:"志希你还没还我们呐吧?"

罗家伦是谁?五四运动中,是罗亲笔起草了印刷传单中的白话宣言(其中文言篇由许德珩起草)-《北京学界全体宣言》,提出了“外争国权,内除国贼”的口号,并在5月26日的《每周评论》上第一次提出“五四运动”这个名词,一直沿用至今。此后,罗先后为清华大学和中央大学的校长。

由于张幼仪的拒绝,罗家伦恢复和先前女朋友张维桢的通信,继续两人的爱情长跑,最后于1927年11月13日在上海举行婚礼。

周作人对罗家伦作过一个评价:“虽是文化运动出身,可是很有点鄙陋,钱玄同见过他的西文名片,写作罗斯福罗,每相见的时候,常要叫这个名字。”又说:“罗家伦不失为真小人,比起傅斯年的伪君子来,还要好一点。”
天哪很好看,给张爱玲看到跟好,又有一篇好小说了!!!引点出处是很好的学术论文了,呵呵
天哪很好看,给张爱玲看到跟好,又有一篇好小说了!!!引点出处是很好的学术论文了,呵呵
唐卫 發表於 2011-4-24 01:09
給錢鍾書寫會更好看, 還記得他損那個廢效通來的。。。。
給錢鍾書寫會更好看, 還記得他損那個廢效通來的。。。。
錢易 發表於 2011-4-25 15:33
他损过费孝通吗?有没有原文看看?

觉得《围城》中赵辛楣应该有费孝通的影子,费小时候被杨绛欺负,后来还追过杨,以后更被钱称为“同情人”(《围城》中赵辛楣就称方鸿渐为“同情兄”的)。
天哪很好看,给张爱玲看到跟好,又有一篇好小说了!!!引点出处是很好的学术论文了,呵呵
唐卫 發表於 2011-4-24 01:09
这里的内容大多出自岳南所著《陈寅恪与傅斯年》 ,他这段故事的材料则来自于赵元任夫人杨步伟那本《杂忆赵家》:“那时还有一个风行的事,就是大家鼓励离婚,几个人无事干,帮这个离婚,帮那个离婚,首当其冲的是陈翰笙和他太太顾淑型及徐志摩和他太太张幼仪,张其时还正有孕呢。朱骝先夫妇已离开德国,以后在巴黎见到的。这些做鼓励人的说法,我一到就有所闻,并且还有一个很好玩的批评,说陈寅恪和傅斯年两个人是宁国府大门口的一对石狮子,是最干净的。有一天罗志希来说有人看见赵元任和他的母亲在街上走,我就回他你不要来挑拨,我的岁数,人人知道的。(志希!你还记得吗?我想你回想到那时真是你们的黄金时代。)”

这里的罗志希就是罗家伦,杨步伟比赵元任大三岁,所以有此戏言...
4# 錢易

可更可惜的是,我想看钱正儿八经对张爱玲文章小说的评论,可惜用心寻找都没有,哎……可惜,只留下了只言片语的不满意,却不知何以如此???哎……再叹~~~!!!
4# 錢易

可更可惜的是,我想看钱正儿八经对张爱玲文章小说的评论,可惜用心寻找都没有,哎……可惜,只留下了只言片语的不满意,却不知何以如此???哎……再叹~~~!!! ...
唐卫 發表於 2011-4-26 06:28
好像他很少写文章评论同时代人的作品,不过私下里一定有臧否。
8# 語泓

嗯!会做人的表现,其实他很会做人,很懂人情世故啊!!!对人性的考察很深刻!!!
8# 語泓

嗯!会做人的表现,其实他很会做人,很懂人情世故啊!!!对人性的考察很深刻!!!
唐卫 發表於 2011-4-27 00:41
如果他真的很会做人,就不会私下臧否同事,弄得在西南联大呆不下去;他在美国大骂冯友兰没骨气,此后才有宗璞和杨绛的笔墨官司。

他和陈寅恪一样,对历史的了解和做一个纯粹的学人的愿望,使他们选择远离政治。不同的是,当政治找上门来的时候,钱显得更加灵活一些,他既参与翻译了蒋介石的《中国的命运》,又是《毛泽东选集》英译委员会中的一员;再比如,他会在《宋诗选注》中加上一些符合当时风气的内容。而陈则硬气很多,新政权邀其北上任学术要职,他提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不宗奉马列主义,并不学习政治。”种种这样的言论都导致了他在文革中的惨死。

钱不愿意公开表达他的政治观点,不违逆当时的政治风气,这在那些政治黑暗的年代,无疑使他和家人免遭了更大的厄运,我们可以说他世故,但相对于郭沫若、冯友兰等人,他至少没有助纣为虐,大节上是没有问题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