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謝謝bello師, 讀你的點評也是種學習。

向熊師提問: 丙烯画同很薄的油畫,如果用一種畫風,是不是感覺上很像?
錢易 發表於 2011-3-23 21:55
是也不是,你那个就象丙烯的学院派油画法,丙烯可以稀释于水,精细薄画可以用水彩笔和水粉笔画,如果用油画笔画就和油画很相似,如果笔触更想强烈可以用画刀画(刮刀), 如果按你这幅画面来讲,人物我会用丙烯和水彩笔精细薄画,而花部分有强烈效果笔触的地方可以直接用油画厚画法,甚至有些部位可以用括刀的笔触效果。

顺便说一句,你的第二张(红布飞扬) 处理不如第一张,处理比较平面,像那个年代的宣传画。。。上面加一句“知青斗志红似火,神州大地庆丰收”之类的话,就很标准了
夕阳西下,一阵微风吹拂着田野。 你我底手底接触是一片草场,那里有它底固执,我底惊喜。
Yellow-flower-field-at-sunset.jpg
夕阳西下,一阵微风吹拂着田野。 你我底手底接触是一片草场,那里有它底固执,我底惊喜。
熊焰 發表於 2011-3-26 22:13
写得好...
接著玩。




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個魔鬼。

那天, 我漫步在原野上,放牧自己的心魔~~~
錢易 發表於 2011-3-23 22:30
靓丽的女孩儿连她的心魔都出众-- 看那鼻子。。(:-)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11-4-19 13:27 編輯
是也不是,你那个就象丙烯的学院派油画法,丙烯可以稀释于水,精细薄画可以用水彩笔和水粉笔画,如果用油画笔画就和油画很相似,如果笔触更想强烈可以用画刀画(刮刀), 如果按你这幅画面来讲,人物我会用丙烯和水 ...
bello 發表於 2011-3-24 10:32
謝謝bello師的指點加批判, 我全舔了個一乾二凈,想必有些消化吸收, 有些排泄出局。
夕阳西下,一阵微风吹拂着田野。 你我底手底接触是一片草场,那里有它底固执,我底惊喜。
熊焰 發表於 2011-3-26 22:13
記得從前讀查良铮翻譯的詩,是用 “底" 來代替 " 的"。

你這假洋鬼子竟然會知道他的詩,真真讓我十分的驚訝耶!!
靓丽的女孩儿连她的心魔都出众-- 看那鼻子。。(:-)
kaja 發表於 2011-4-7 10:07
這足以證明我的心魔是個巫婆耶。。。。
再來一張,  "在發酵的心思中微醺“


也是語泓gg的前欺, 我的後欺。
w-chino-7-4-s.jpg
人物和背景、色调都十分协调!
jordan Yan
再來一張,  "在發酵的心思中微醺“


也是語泓gg的前欺, 我的後欺。
錢易 發表於 2011-4-19 13:38
让思絮在风中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