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对于Capri,我还是停留在音像概念,Pavarotti的TORNA A SURRIENTO:
http://www.youtube.com/v/nVLCmjable0?fs=1&hl=en_US

等你们更加给力的照片...
語泓 發表於 2011-1-22 01:29
老帕的聲音真是給力耶~~~
老帕的聲音真是給力耶~~~
錢易 發表於 2011-1-25 21:57
期待您的音画...
同期待
並期待露露在意大利的詩
13# liansongchen



不論是獨角戲、雙簧、還是大匯演,戲一旦開了鑼,總要唱下去,直唱到下台一鞠躬,方不愧對觀眾。

道理歸道理,只是因為生活本身這齣戲的角色太重了,力不從心之餘,意識到自己實在是沒本事走CAVE這個穴,真真愧對所有關愛我的CAVERS!

多謝樓上的跟貼!就不一一作答了。
本帖最後由 王露秋 於 2011-5-11 22:19 編輯

加爾達湖晨眺阿爾卑斯山
            王露秋

晨霧濃稠若白夜
湖水渾噩澄清如夢
偶然幾聲野鴨羽翅之開合
是意識的明滅

此時的晝
自白霧中悄然分娩而出

不幾時
遂見極目處
那雪峰粉白
靜美如處子


二零壹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Lago di Garda, 意大利
加爾達湖晨霧web.jpg
本帖最後由 liansongchen 於 2011-5-12 18:11 編輯
加爾達湖晨眺阿爾卑斯山
            王露秋

晨霧濃稠若白夜
湖水渾噩澄清如夢
偶然幾聲野鴨羽翅之開合
是意識的明滅

此時的晝
自白霧中悄然分娩而出

不幾時
遂見極目處
那雪峰粉白
靜美如處子


二零壹零年十二 ...
王露秋 發表於 2011-5-11 22:08
最最喜歡“偶然幾聲野鴨羽翅之開合
是意識的明滅

如果一个人意識的明滅自然得像“野鴨羽翅之開合”,昼夜之交替那样順畅,人就會少很多痛苦愁煩。
心思意念如果流動如水性,就會少很多挣扎糾結。

作為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中最人性化的一种,意識让我們有分别之心,有取捨之念,
也正如此,意識也常常讓我們执着于虚妄,迷失于困顿。

詩人無疑地意識到最美的感覺是一种天成自然。

夜分娩了白昼,白昼也生了夜,静悄悄的,像意識的流動, 没有痛。
不經意間,生命在静悄悄的“偶然幾聲野鴨羽翅之開合”里又經歷了一次夜与昼的交替。
在這樣的清晨,正因为詩人讓自己的意識流应和着大自然的脉動,对時間的流動才有了真切的感知,同時也预感到空間在悄悄的流動着---

雾的散去和晨光的來臨,让周遭可見之物渐渐显露,就算坐在湖边的同一块石头上,就算加爾達湖的水不会流動,此刻詩人也会感到空间在渐变的晨光中流動。
極目處的阿爾卑斯山峰一定會悄悄地同白晝一起娩出, 如同大地娩出一个“處子”。
如此大的时空變換,却来得又是如此的滑润無聲,仿佛奶蜜從密封的容器里缓缓且從容地流出。

空間流動在流動的時間里。意識流動在流動的時空里。

靜美如處子”。没有痛。
see unseen
加爾達湖晨眺阿爾卑斯山
            王露秋

晨霧濃稠若白夜
湖水渾噩澄清如夢
偶然幾聲野鴨羽翅之開合
是意識的明滅

此時的晝
自白霧中悄然分娩而出

不幾時
遂見極目處
那雪峰粉白
靜美如處子


二零壹零年十二 ...
王露秋 發表於 2011-5-11 22:08
這首輕靈的小詩叫我想到精緻清淡的小碟頭抬,十分講究的意像,像每一種妙手加工後的食材,讓人在咀嚼回味的同時,止不住的歡喜讚嘆起大廚手藝之高妙。
最最喜歡“偶然幾聲野鴨羽翅之開合
是意識的明滅”
如果一个人意識的明滅自然得像“野鴨羽翅之開合”,昼夜之交替那样順畅,人就會少很多痛苦愁煩。
心思意念如果流動如水性,就會少很多挣扎糾結。

作為六識(眼 ...
liansongchen 發表於 2011-5-12 17:41
讀你的詩評總是很-有-意-思-。
15# 王露秋


一辞莫赞
加爾達湖晨霧




王露秋 發表於 2011-5-11 22:08
這張片子挺有意思的, 你說它是加達湖也行,說como湖也行,甚至是西湖,太湖,都可以。片子裡只有水, 鳥, 木樁子, 簡單的看不出有什麼堅持和執著,於是就可以是一切地方,一切地方的鳥。

這樣的片子更像一句好的詩, 妙的意像, 總給人似曾相識的感覺。

突然想起張愛玲在詩與胡說裡講過的話來:  最好的句子是潔淨,淒清,用色吝惜,有如墨竹。眼界小,然而沒有時間性,地方性, 所以是世界的, 永久的。這裡引來為自己的胡評背書,站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