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再來

在米蘭大教堂前咀嚼緣


不知為甚麼, 對眼前這個面色冷峻男子的故事十分好奇。只是緣份太淺,淺得只能是這樣, 於米蘭大教堂冰涼的華麗中 的一世一照面。
t-w-ml-3.jpg
再來

在米蘭大教堂前咀嚼緣


不知為甚麼, 對眼前這個面色冷峻男子的故事十分好奇。只是緣份太淺,淺得只能是這樣, 於米蘭大教堂冰涼的華麗中 的一世一照面。 ...
錢易 發表於 2011-8-3 21:16
“百年修得同船渡”,这一面之缘已算不得浅;不还有好多“缘铿一面”吗?

画面的群鸟给人一种凛然的感觉...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11-8-3 22:10 編輯
“百年修得同船渡”,这一面之缘已算不得浅;不还有好多“缘铿一面”吗?

画面的群鸟给人一种凛然的感觉...
語泓 發表於 2011-8-3 22:00
"缘铿一面“ 的緣未見得淺,這種緣份通常是指神交已久卻未謀面的,"缘铿一面“,少的不過是一面,而一世一照面則是除去這一面便沒有了。 所以更淺。
能讓唐弟師覺出美感是值得驕傲驕傲滴
錢易 發表於 2011-8-3 21:14
有吗?最近除了唯美,更有一种好莱坞大片的感觉,仿佛是座机所拍,细节更是丰富,不可思议。
繼續我歐洲的片鳞半爪



這張是在水城威尼斯

在石柱冷定的眼中,往來的一切,美麗或憂愁, 傷悲或喜雀 ,都隨著時光漲潮,也將隨著時光而退潮。 一切不過是人生的常態, 再自然不過的了。 ...
錢易 發表於 2011-7-26 23:05
这张我很喜欢,色调处理和构图都很到位,如果把那个老头掐掉看看是否主体更集中
再來

在米蘭大教堂前咀嚼緣


不知為甚麼, 對眼前這個面色冷峻男子的故事十分好奇。只是緣份太淺,淺得只能是這樣, 於米蘭大教堂冰涼的華麗中 的一世一照面。 ...
錢易 發表於 2011-8-3 21:16
你现在处理色调画面,很有俄国画风的韵味, 我很喜欢俄国油画的浓重,沉稳和延伸的画面语言
本帖最後由 bello 於 2011-11-30 09:55 編輯
當時的龐貝是個車水馬龍的商業重鎮,當然也是慾望之城。

這地上的慾望路標雖歷經磨難依舊清晰可辨,一如人與生俱來的慾望,任何的淹沒與摧毀也都奈何不了耶。 ...
錢易 發表於 2011-1-26 16:31
今天在好好看了一遍你的这欧洲篇,看来去Brothel of Pompeii的路标你是找到了。。,只可惜你在拍这张照片时,忘记往这路标石头上的浇点水了。。。呵呵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