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转贴]吸毒+纵欲,何晏就是不唱摇滚的约翰列侬

史实出自《三国志》、《晋书》以及《世说新语》

       韩寒拍了一组凌厉沧桑的时尚大片,粉丝们重度沸腾。一派完全不买账,说,哎哟,怎么长得跟徐静蕾越来越像了?面色这么黄,是要代言乙肝么。还是怀念韩寒的小白脸时代。一派力挺韩帅的硬汉LOOK,宣称,就这肤色看着够MAN,谁要学泡菜国的男人,粉扑得比女人还厚。
       其实呢,这男人敷粉与造纸术、指南针一样,都不是韩国人的发明。我们魏晋时期的男同学们,才是真正的美白化妆界急先锋。那时候很贵的男贵族们,出门都要拎个DIOR小包包,里面放上精致的粉扑,随时补妆。
       倘若现在,路上看到男生正在涂脂抹粉,免不了要大呼:哇,我捉到一个活的人妖!
       而晋朝,有人当众敷粉,则会有花痴女人围观,大赞:哇,他好高贵!好雅皮哦!
       经常遭遇围观的,当数何晏。
       何晏什么来头?他的身世,简直集偶像剧男主之大成。他的爷爷,本是屠夫,送妹妹进宫,一不小心就当了皇后。而他的养父,就是曹操。曹操这个人很NICE,用人不分贵贱,喜欢就拿来,对女人亦如此。何晏的妈妈尹氏,生得倾国倾城,曹操一看很喜欢,抢来做了九姨太。何晏以拖油瓶的身份进了宫,一跃成了王子。
        当然,那时候的王子也不是很走俏,反正有20多个呢。不过何晏还是很得曹操欢心。无他,长得好看呀。曹操有天吃饱饭没事干,想着把何晏认作亲生儿子算了。何晏拥有偶像剧男主统一的坏脾气,不领情。他发明了一个游戏,画了一块小方形,自己在里面种菜种花、搞装修,众所周知,这就是开心网的前身。人家问:这方块是什么呀?何晏答:这是我们何家的房子!曹操听了这段子,骂了句:不识抬举。认子这事便作罢。
        虽然没当成真王子,却照样收获了一长串的妒忌。为什么?何晏白皙清俊、弱柳扶风,在魏晋,这种美就显得比较贵。非要追究这种审美观的根源,道家CEO,庄子老师怕是要打喷嚏了。但凡乱世,人过得坎坷,就想羽化成仙,寻求超脱。所以盛世是儒家说了算,乱世中道家便成了老大。魏晋时局混乱,大家就很听老庄的话。谁叫庄子写了一篇《逍遥游》,很红,其中的仙子,更红。这仙子住在藐姑射之山,肌肤冰雪,绰约有致,腾浮云,驾飞龙,逍遥于四海之外。于是,贵族男士就统一的容貌标准:肌肤胜雪、冰清玉洁。
        长得有点便宜的曹丕就最看不惯何晏,王子们出游,吹着口哨很HAPPY地狂奔,曹丕就会在后面喊:假子,跑快点!假子,就是假王子的简称。
        讽刺当然不是王子们斗法的全部,还要比时尚。大文豪曹植也热衷化妆,据其贴身菲佣透露,曹植参加任何名士派对,美白面膜、美白面霜、粉底、蜜粉一个都不能少。曹丕呢,美白之外,还猛涂香水,频繁更换香型,曾对时尚记者羞答答地透露:“我只穿香奈儿5号睡觉。”偏偏曹丕的坐骑不解风情,实在受不了他新换的香味,躁郁症突发,爆发出马景涛式的几声怒吼,对着曹丕的膝盖大咬一口,曹丕安抚它:好啦,乖,下次我多用粉,少涂香水了哈。
        曹丕的儿子,魏明帝曹睿,母亲是传说中“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洛神甄妃,自己又是风姿挺拔、面目俊朗、长发垂地的美少年一枚,有一天照镜子,发出天问:魔镜魔镜,这世上哪个男人最美?
        但凡魔镜,都很诚实,直接答:当然是何晏了!他最白啊!
        这答案让曹睿不爽,急招何晏进宫。大热天的,何晏急匆匆跑来,以为出了什么烧杀抢掠的大事,结果呢,皇帝同学只是说,来吃碗面片汤吧。曹睿的内心独白是:哼,这汤一喝下去,我看你脸上的粉掉光,还美个屁啊。
        结果呢,何晏喝了汤,确实大汗淋漓,但他简直跟拍化妆品广告似的——挽起红色的衣袖轻轻一擦,面色马上就白皙透亮了。曹睿这一计,反而把何晏炒得更红了,何晏从此多了一个名号:粉面何郎。
曹睿其实疏忽了,人家何晏除了敷粉,还有更牛的美白方法,就是吃药。何晏业余爱好是搞医学研究,他发现东汉名医张仲景发明的五石散很不错,这配让人一看就想吐:石钟乳、紫石英、白石英、石硫磺、赤石脂。何晏把这方子改了改,“后自觉良好,神明开朗”。
        你说把类似石灰的东西吃下去,这人能不白么?这五石散不仅美白,还壮阳,堪比伟哥。魏晋医学家皇甫谧说:“何晏耽爱女色,开始服用五石散,马上体力转强。这一下可轰动了京城,大家争相服用。多年的烦恼,一下子就解决了。”
        哎哟哟,这段话简直是男性药物广告本人啊。何晏本就是全民偶像,发现了这方子,很无私地大做公益性推广。作为五石散形象代言人,当时电视广告上,何晏效仿购物台侯总,向全国观众很动情地说:“她白我也白,她好我也好。”“今年过节不送礼呀,送礼就送五石散”。
        这下子,何晏引领了一代嗑药潮。但凡贵族,不吃药的,简直没法进入社交圈。而平民百姓,吃不起药,只好在大街上装昏倒,假装是药性发了。因为服药,皮肤特敏感,必须穿得很宽大,这就是HIPHOP风的由来。
        作为潮流天王,何晏实在太红,不知怎么表达自己的兴奋,只好发展出四大新爱好:第一,跟希腊神话里那个自恋狂纳西塞斯一样,何晏爱上自己的影子了,史书说他“行步顾影”,为了看自己的身影,一步三回头啊。第二,搞点玄学,大倡贵无论,说这世界就他妈的起源于一堆虚无,深得文艺女青年崇拜,争先恐后爬上了这伟大的哲学家的床。第三,大搞脱口秀PARTY,纠集一批有钱有闲的高干子弟,聊点八卦啊、美容啊、玄学啊、脚臭啊、打嗝啊。狗仔队24小时蹲点守候,每天的娱乐头条简直不用愁了。鲁迅老师说了,何晏不仅是嗑药的祖师爷,也是清谈的祖师爷。第四,穿女装,什么都玩腻了,何晏只好试试穿低胸小礼服啊、蕾丝花边裙是什么感觉了,没想到,一试,又掀起男扮女装潮流,哎,人太红,做什么都有人学,何晏也很烦哪。
        其实呢,何晏的老婆更烦。何晏的老婆是谁?曹操的女儿,金乡公主啊!等等,何晏是曹操的继子,娶曹操的女儿,这不是传说中的乱伦么?
        是的。
       严重怀疑日剧《蛋糕上的草莓》就是抄袭何晏的故事。当然,何晏和金乡公主的版本一点也不偶像剧。何晏什么人啊,拜托,白雪王子真身,他娶金乡公主的时候,据说举国上下造成上万例暂时性耳聋——WHY?被少女们嫉妒的尖叫害的呗。
        曹操的儿子们个个彪悍,女儿个个脑残。所以,嫁给全民帅哥,金乡公主很凄惨,天天去天涯论坛发帖:“人家诛仙,我诛小三。”“我老公吃HIGH药和一帮瘾君子自以为是‘诸神‘,造孽哦!”网友人肉搜索,发现说的是何晏,都纷纷指责金乡公主:“我说楼主,你嫁了这么个神仙般的人物还上来哭天喊地,这不是欠扁么?”
        金乡公主只好回去找母后哭诉,母后也是个极品,认为当寡妇也比当妒妇好,直接说,你就等着何晏死翘翘,你就解脱了!
        后来何晏确实惹祸上身,被杀,但他发起的潮流,还盛行至今。开玩笑,现在时尚青年们正在玩、想玩、不敢玩的东西,早就被何晏玩了个遍:八卦派对、男性美容、磕药、性解放。而上世纪美国红得不得了的垮掉的一代,不过是向何晏致敬。简单地说:时尚、狂热、敏感、先锋、吸毒、纵欲,何晏就是一个不唱摇滚的约翰·列侬。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1、哲学家不能嫁。要么尖酸刻薄、要么故作高深,基本没一个能全心全意爱老婆,风险太大。当然,像何晏这种,玄学家、文学家、时尚偶像三位一体的,更是嫁不得,好在现在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人物了。不然,你能想象易中天身穿朋克服,在夜店大嗑药么?不过,现实是,大把文艺女青年或者仰慕文艺的女青年,死穴就是哲学家文学家,一看高深的理性的或者诗性的男人就一头栽进去,结果一致:好夫婿没捞到,白白为文学哲学献了身啊。
     2、干得好不如长得好。何晏最大优势是什么?帅啊!有时候,美貌比大学文凭还管用。所以,学习怎么把睫毛夹敲点、皮肤再搞白点,未必是虚度光阴不务正业。陈丹青说:在最高意义上,一个人的相貌,便是他的人。所以,别被什么心灵美的谬论骗了。尤其是职场,适度装扮、自我包装,绝对是一种有效投资。谁不希望自己的同事、上司、下属长相宜人呢?
史实出自《三国志》、《晋书》以及《世说新语》

       韩寒拍了一组凌厉沧桑的时尚大片,粉丝们重度沸腾。一派完全不买账,说,哎哟,怎么长得跟徐静蕾越来越像了?面色这么黄,是要代言乙肝么。还是怀念韩寒的小 ...
語泓 發表於 2010-12-12 23:13
今天太晚了,明天好好念~~~
史实出自《三国志》、《晋书》以及《世说新语》

       韩寒拍了一组凌厉沧桑的时尚大片,粉丝们重度沸腾。一派完全不买账,说,哎哟,怎么长得跟徐静蕾越来越像了?面色这么黄,是要代言乙肝么。还是怀念韩寒的小 ...
語泓 發表於 2010-12-12 23:13
哈哈, 寫得很有意思。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