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原帖由 錢易 於 2009-8-17 21:29 發表


對了, 要布列松的影子幹嘛呀?
語泓,我也想知道為什么.
原帖由 liansongchen 於 2009-8-15 21:51 發表

我倒覺得語泓是得了布列松的真傳
講到布列松的真傳, 想起看過的一本書, 講的是布列松是從禪宗射箭之理論悟出攝影的決定性瞬間. 說布的 "決定性瞬間" 是一種前念不生, 後念不到為無餘涅槃" 的禪宗化境.

還有美國的評論家 Levy Lloyd 認為布的 "決定性瞬間" 是種寄於寫實的超現實主義. 而照桑塔格的說法, 決定性瞬間並不存在, 所有的瞬間皆處於同樣的狀態中...


真叫羅生門

[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09-8-18 22:39 編輯 ]
原帖由 錢易 於 2009-8-18 22:37 發表
講到布列松的真傳, 想起看過的一本書, 講的是布列松是從禪宗射箭之理論悟出攝影的決定性瞬間. 說布的 "決定性瞬間" 是一種前念不生, 後念不到為無餘涅槃" 的禪宗化境.

還有美國的評論家 Levy Lloyd 認為布的 "決定性瞬間" 是種寄於寫實的超現實主義. 而照桑塔格的說法, 決定性瞬間並不存在, 所有的瞬間皆處於同樣的狀態中...


真叫羅生門
他在中國特殊歷史時期的經歷為他造就了太多的"決定性瞬間" 。 在這相對太平的時代,"決定性瞬間" 的門檻是不是也降低了一點兒。

把簡單的事情弄復雜很容易,把復雜的事情弄簡單卻很難。

喜歡大師的這句經典"Simplicity is the ultimate sophistication."  ~Leonardo DaVinci
原帖由 liansongchen 於 2009-8-15 21:51 發表
所以,如果語泓認為按下快門的那一個Moment在整個事件中對他而言是最Decisive的話,那至少也是50%的Decisive了。
這組片子中有布列松的影子就夠了。

易姐,還是不要讓語泓做布列松第二吧。

我們要語泓第一。
谢谢Dr Chen鼓励。

其实这组多少有点自说自话,也是现代人的通病了。
原帖由 錢易 於 2009-8-17 21:06 發表



原本以為你會引用十七世紀天主教大主教 Cardinal de Retz 的那句“世間的每一個瞬間都有其意義”的話耶.  唉, 現成的利器

還有, 也許你不知道, 這句話正是布列松決定性瞬間的靈感來源. ...
有道理,易姐可以考虑和周伯通那样,练练双手互搏,也是很精彩的。
原帖由 liansongchen 於 2009-8-17 22:47 發表


易姐的這番討論讓我想起 T.S. Eliot 對于什么是詩的定義所說的一句像是廢話又不是廢話的感慨。

他說,“詩的定義史是一部錯誤的歷史”。
There is always something that defies definition.
原帖由 liansongchen 於 2009-8-17 22:47 發表
如果那一瓢水只是自己喝,那他愛怎么取就怎么取,只要解自己的渴就是了。

這又有點像唱歌,自己在浴室里唱,自己高興就行。 但是要是有旁人的話,還是有起碼的章法。
突然想到最近看的周立波的海派清口:

花钱请大家听你唱歌,那是卡拉OK;大家花钱听你卡拉OK,那是周立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