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印象朦胧

这几天苦读各位大师的作品。胜读十年书。难怪C80竭力推荐。
在中西部二十余年。这里的一方世界养成了一方风格 (我目前还无风格可言,理论指导实践嘛)。 可是风格往往也是一个美丽的笼子。 近来时常思想如何走出这个笼子。 各位大师在光线的运用上实在让我大开眼。
贴上两张最近的偿试,望各位大师点评。各位大师的作品有大开大阔之气,点评起来可不能是小家小气了。



John原來是C80老師的朋友,歡迎歡迎!

C80老師極有才氣的,John一看也極有想法。

藝術家總是有自己的風格的,然而有風格不一定就可以被別人認做藝術家。縱觀藝術史,被提到的那些藝術家往往是有鮮明風格的,很多是開了一代風氣之先,他們的作品在當時刺傷了那些習慣于傳統的眼睛和耳朵。時過境遷,這些創新又變爲藝術傳統的一部分,在大家眼裏,又邊為老生常談(cliches)。

比如,對於十九世紀的人們,他們會驚訝于印象派繪畫的對過去那種清晰寫實傳統的反動;他們會嫌貝多芬的音樂太吵。到今天,幾乎每個美國人家裏都會挂一幅Monet的睡蓮;年輕人連重金屬都嫌不夠刺激。所以我們要想激起那些已進入不應期的現代感官,靠模仿前人是肯定不夠的。
很少能找到人大谈摄影理论。谢大师指点。很过瘾。
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风格。但我等想成为艺术家之辈该不该竭力追求风格?我觉得艺术家的风格很可能是被艺术评论家有所夸大的。我认为真正的艺术家当是追求表现自己的vision,而不是一味追求风格(style)。Vision是因, Style是果。当竭力追求的是内心深处对世界感受,风格就自然而成了。不然的话,只能是步前人的后尘。照大师所言,靠模仿前人是肯定不够的。不仅如此,靠模仿现在的人也是肯定不够的。
这两年热衷于摄影比赛。得两个奖便兴奋不已。近来突然醒悟。自己正往一个笼子里钻。摄影是手段,不是目的。所以尝试一些自己喜欢,但一定得不到奖的东西。
.
原帖由 johnfan 於 2009-6-7 14:02 發表
很少能找到人大谈摄影理论。谢大师指点。很过瘾。
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风格。但我等想成为艺术家之辈该不该竭力追求风格?我觉得艺术家的风格很可能是被艺术评论家有所夸大的。我认为真正的艺术家当是追求表现自己的v ...
千萬別叫我大師。上海市教委在上海戲劇學院舉行了“余秋雨大師工作室”授牌儀式后,有好事者開始質疑余大師的大師地位,余大師辯解道,
“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可以吧。”

在cave,流行叫老師,我倒寧可跳過大師這級做老師的。

其實就向您講的那樣,風格倒不一定是刻意得來的,表達你所想要表達的,順其自然才好。
原帖由 語泓 於 2009-6-8 18:22 發表


千萬別叫我大師。上海市教委在上海戲劇學院舉行了“余秋雨大師工作室”授牌儀式后,有好事者開始質疑余大師的大師地位,余大師辯解道,
“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可以吧。”

...
最 近 发 现 语 泓 的 点 评 和 以 往 有 着  潇 洒 自 然 的 变 化 ,   

我 在 几 年 前 开 始 就 不 读 书 了 。 。 。 因 为 什 么 创 作 也 搞 不 出 来 了 。 。 。 有 点 感 觉 想 画 点 什 么 , 写 点 什 么 总 是 有 影 子 在 面 前 晃 来 晃 去 。 。 最 后 决 定 向 着 文 盲 的 境 界 挑 战 。 。
原帖由 johnfan 於 2009-6-7 14:03 發表
这 幅 感 觉 很 棒

想 起 被 《土耳其浴女》拒 之 门 外 的 《饮酒者》
客随主便。 称老师吧。
得两位老师点评,茅塞顿开。 艺术乃心灵之窗。 心里有的,镜头里才有。 正如 Ernst Haas 所言: "If the beautiful were not in us, how would we ever recognize it?"  当随意才行。

酒,我所欲也。 梦,我所求也。 在贴一张,自题为“琴梦”。  不知可否?

原帖由 johnfan 於 2009-6-9 04:28 發表
客随主便。 称老师吧。
得两位老师点评,茅塞顿开。 艺术乃心灵之窗。 心里有的,镜头里才有。 正如 Ernst Haas 所言: "If the beautiful were not in us, how would we ever recognize it?"  当随意才行。

酒,我所欲也 ...
赞一下,流动的音律
谢 bello 师赞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