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在日本, 耽溺掃街...

這個帖子還沒完, 所以搬過來.

小時後, 喜歡抱著世界地圖做白日夢.

於是, 每一個地方都因著想像的力量而美好浪漫, 叫人痴迷神往. 我默默許願, 長大了非要萬水千山的去圓夢.

只是, 年少時未曾料想, 圓夢的時候更多的竟是心碎的感覺.


有時候, 真的所謂 “相見不如不見”.


有的旅行經歷讓人失望到驚訝. 就像古時的新郎, 心中期待著俊眼修眉的嬌娘, 卻在掀開頭巾時, 看著個眼歪嘴斜的一般, 頓時會向後跌將出去好幾丈遠. 所有年少時的想像, 那種相見時預期的驚喜, 剎時間, 被現實的面貌給吞沒了. 於是接下去的旅程就像一段沒有纏綿愛戀的姻緣, 平淡, 乏味, 卻又不得不走下去.


只好承認, 夢碎也是種圓夢的一種方式.

任時光流逝, 雖然我已經得起夢想破碎的感覺, 終也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就如同那位古時有過一次驚魂體驗的新郎, 再選嫁娘時,免不了要猶豫不決的打探一番.


然而日本的旅行經歷, 則從未另我失望. ( 這裡不帶絲毫民族情緒)

甚至, 一去再去時, 依然有初逢時一見鍾情的欣喜, 讓我一如向日葵一般的嚮往日本...


即便只是在日本掃街...也讓人耽溺.
我覺得日本的浪漫是內在的, 體會這種浪漫, 需要一種渴求細緻的心境, 一種對細節的朝聖般的虔誠和熱愛…
7W-j-17.jpg
名古屋的冬天很像上海, 寒冷陰霾. 路旁小店的櫥窗, 在蕭瑟的寒風中透著簡潔細緻的溫情...

柔和的光線如同女伶般的低吟淺唱, 曖昧的糾纏著那些夜歸的靈魂們...
7w-j-18.jpg
寒冬的風吹緊了夜場人的衣服,也把他們摧進小店的螢然燈火裡.

在暖意中肆意浸淫,不免讓人想到‘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的悠然...
7w-j-2.jpg
小店裡的燈籠不眠不休, 靜眼看待著人們的進進出出, 聆聽著人世間的傭傭擾擾...

然而, 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只是來來去去的匆匆過客.


再溫柔的光線, 再纏綿的氛圍都免不了讓人隱隱的感到寂寞……

畢竟, 靈魂漂搖時的無助感終於不是美食和美境可以安慰的.
7-w-j-1.jpg
城市的燈光在水面上悄然喧嘩, 繽紛的色澤在眼簾中閃爍, 好像晚宴上一襲襲華澤的禮服, 川流不息…

總看得到一些寫滿寂寞的身影, 正形單影隻的看著美景發呆...


人生想不開的事情, 不會因為走到哪裡, 面對些特別的場景就想開了. 能夠想開的事情, 只是因為你想放下. 在這夜色幻麗, 嬌媚纏綿的此時此刻, 不知那些暇思的人們會不會突然發現, 原本這世界不是只有愛情才值得眷戀…
7-w-j-2.jpg
對任何事, 太依賴了, 便會身不由己的受其統治. 對細節的沉迷, 讓我專注於闖入眼廉的瑣碎美學, 在掃街途中不斷迷失方向…

即便只是踏進哪家餐館, 也都是因著某種氣氛的牽引…

說不清是什麼, 那匠心獨具的掛飾, 那金黃脂紅的燈光, 那細膩含情的手勢,… 讓人無須過目菜單, 便盲目的相信, 這裡足以燉得出一鍋煽情的濃湯,…
7-w-j-3.jpg
跟團玩日本, 好像是名人赴宴, 各處都到過一到, 卻又几乎跟沒到差不多.

日本的細緻需要細細品味, 不然, 路途中所有的浪漫便成了生命中沒有緣份的路人, 只有彼此擦身而過…

這一處虛掩的庭院, 令我佇立良久, …走過了, 還是不捨地回頭, 心中不由隱約的浮過 “綠楊庭院, 暖風帘幕, 有個人憔悴”的意境來…
7-w-j-4.jpg
從來, 我的人生態度可以歸為十九世紀流行英國的享樂功利主義. 人無不渴望增進自己的快樂或幸福, 減少痛苦和不幸.

可是, 常常, 不經意的, 我的心境又被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痛苦理論占了上風. 在“地下室手記”中陀氏說: “人也同樣喜歡痛苦, …我想人類永遠不可能放棄真正的痛苦,…因為痛苦是一切意識的根源.”

我想人的生命中, 快樂和不快樂都是不能一直發生, 一味的快樂就像膏梁錦繡, 久了難免讓人覺得厭倦無聊.

在焚香祈願的時候, 我低眉垂目, 但求有一番心境能夠細細品嚐人生已逝和未來的悲傷, 哪怕就連瑣碎的道理也悟不出來……
j-7.jpg
和服是傳統的象徵.

日本的傳統借服還魂, 讓人對繁複, 拘謹和沉重有切膚之感. 穿一件和服費時兩個小時, 然而無論什麼人經過這番冗贅的捆扎, 都會釋出一種極致的優雅. 女人煙視媚行, 男子恭敬有禮, 都仿佛變成了一件美器.

原來, 所有的禮數都有教化的魔力.

“尤卡撘”較和服要簡約得多, 好比是長篇巨著的故事梗概. 好的梗概也一樣可以傳神.

在日本洗完溫泉,盤膝而坐. 雖說點的只是一紮啤酒, 可配上了件 “尤卡撘”, 便有了一種雅致的心情, 舉手投足間也不自禁的扮起淑女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