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真佩服钱易的记性,连碑上的人物都能辩清,这做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捏?
jordan Yan
原帖由 Jordan 於 2009-5-21 21:19 發表
真佩服钱易的记性,连碑上的人物都能辩清,这做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捏?
哪裡都記得.  這碑上不刻有字嗎 俄國的歷史也稍微知道了些
俄语也会啊,厉害!
jordan Yan
原帖由 錢易 於 2009-5-21 20:55 發表



謝謝bello 師,  有種舊地重游的親切和恍惚....

最喜歡娜佳的碑, 她脖子前得那只手仿佛是種暗示的述說. 可憐的娜佳....我每每想到她的死, 腦中就泛起老子 "福禍相依"的話來.

看到馬亞柯夫斯基便想起 ...
有到是有,王明的老婆也挤在里面,很不搭调..有些人我还真不知道是谁,你俄语好,找到贴在这里,你告诉我。
原帖由 錢易 於 2009-5-21 20:36 發表



還真希望是如你所言能世界的角角落落都跑遍, 這是我每天都在做的大頭夢耶~~~
那是也我最想的做的事,不过我不认为是什么大头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