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百乐的老单位的建筑还是挺漂亮的,那些令你怀念的故事一定也很漂亮。
jordan Yan
原帖由 bello 於 2009-5-17 16:55 發表
上 海 往 事 。 。 过 去 每 次 回 去 都 踩 着 自 行 车 去 那 里 看 看 坐 坐 。 。 。 那 么 多 年 都 没 变 。 。 很 多 旧 事 涌 心 头
逸夫樓, 夏雨島, 麗娃河...Bello 師竟然有那裡的片子耶.    

驚覺得仿佛被什麼東西燙到似的.

難得這些地方如此寂靜, 寂靜得讓人看著傷感... 讓我不由自主想到墓地, 埋葬著無數青春燦亮歲月的墓地.

[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09-5-18 23:40 編輯 ]
还是钱易对上海熟悉。
jordan Yan
原帖由 Jordan 於 2009-5-18 17:33 發表
百乐的老单位的建筑还是挺漂亮的,那些令你怀念的故事一定也很漂亮。
原帖由 錢易 於 2009-5-18 23:37 發表



逸夫樓, 夏雨島, 麗娃河...Bello 師竟然有那裡的片子耶.    

驚覺得仿佛被什麼東西燙到似的.

難得這些地方如此寂靜, 寂靜得讓人看著傷感... 讓我不由自主想到墓地, 埋葬著無數青 ...
J兄,那不是我的单位,我在中国没有工作过,那是过去上海最美的大学。。。

钱易,也就你想到的是墓地,那我岂不是每次回去没事去坟堆上溜弯? --- 作S
要 烫 就 烫 烫 平 ,  真 的 是 墓 。 。 谁 呀
bj.jpg
我到LA时,的确感觉墓地很新鲜,值得拍。
DSC_9469.jpg
jordan Yan
原帖由 bello 於 2009-5-19 06:48 發表



J兄,那不是我的单位,我在中国没有工作过,那是过去上海最美的大学。。。

钱易,也就你想到的是墓地,那我岂不是每次回去没事去坟堆上溜弯? --- 作S ...
在那裡混跡了七年, 臨了才明白自己原來像蘇老頭說的 “我知道, 我一無所知”. 所以每次回去, 感覺是在憑弔那似水的流年了......

BELLO 師說 "很 多 旧 事 涌 心 头" 想來同那裡定是頗有淵源的吧...
原帖由 Jordan 於 2009-5-19 01:46 發表
还是钱易对上海熟悉。
我對上海其實還真不太熟悉. 只是BELLO師貼的讓我想不熟都不行.

[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09-5-19 20:09 編輯 ]
原帖由 bello 於 2009-5-19 16:52 發表
要 烫 就 烫 烫 平 ,  真 的 是 墓 。 。 谁 呀
Гоголъ, 老實說不是我十分欣賞的一位作家. 批判現實主義的手法不是我崇尚的風格, 這樣的寫作總讓我覺得像在套公式.

不過這莫斯科新初女墓地裡每個墓碑都是一尊藝術品, ---一處我十分喜歡去的地方. 那裡安葬了俄國史上最有名的文學家, 詩人, 藝術家, 音樂家, 政治家...漫步其間, 那些如雷灌耳的人名相繼撲進眼裡, 仿佛好幾百年來的絕世英才在眼前一字排列, 有種讓人措手不及的驚訝感.

久違了, 謝謝BELLO 師轉貼.

[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09-5-19 20:41 編輯 ]
G-1.jpg
原帖由 Jordan 於 2009-5-19 17:34 發表
我到LA时,的确感觉墓地很新鲜,值得拍。
如果把莫斯科新初女墓地比作貴族, 美國的墓地就只能算平民. 你要是去過那裡, 這裡就沒啥可拍的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