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好不獨特的視角.


這一組叫人想起您的那套花系列 " Anatomy of beauty".

那組拍的是花卉, 可看到的是人體. 而這組拍的是玉體, 卻叫人有花瓣的聯想...  

女人跟花總是相互照應 , 脫不了干係. 花可以算女人物化的寫照, 全盛時期一樣嬌媚鮮麗, 凋萎的時候也一樣叫人嘆息絕望.  


[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07-9-21 17:44 編輯 ]
原帖由 liansongchen 於 2007-9-28 15:20 發表

Thanks. None knows who is the first one to describe a womam as a flower. Flower can be real and fake, real one can be seen as wild or in garden. How about women?
fake one? guess the one who has the name called wife. just kidding!
您這一提叫我想起不知誰說過的一段話: 男人的性心理是矛盾的, 他希望自己的女人嚴守貞操, 而其他的女子最好都是娼婦.

Dr Chen, anything to say?

[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07-9-28 20:28 編輯 ]
每個女人婚前都算得上是朵花, 不論是紅牡丹, 白玫瑰還是木芙蓉. 然而一但邁入婚姻, 就像一朵盛艷的花朵被剪下, 插入了花瓶. 於是, 接下來的命運不外是早一些, 或者晚一些的凋萎. 那些呵護倍致下的, 則變成了乾燥花.
Dr Chen, 您家的那朵可是冰山雪蓮啊.

超級喜歡lulu的作品, 美得自然, 美得恰到好處.

其實自然界中真正美的東西都是神的手創造的, 被神附著的那雙手, 便是藝術家的手了.
這首詩很有席慕蓉的風格.


只等著你手指深情的觸摸

還我魂魄

點睛之句

[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07-9-30 21:50 編輯 ]
胡蘭成在他的今生今世裡有段回憶他和張愛玲的一道的時光, 最能概括他們當時心境的就是下面八個字了. 看到lulu的創作和詩文不免叫人想到這八個字...
LU-1.jpg
原帖由 kaja 於 2007-9-30 15:21 發表



如果一个女人心甘情愿地接受被剪下,被栽插,被呵护倍至成干燥花的命运,她的大限就已经临近了。好在女人毕竟是人,而不是花,犯不着就地等死。花的生命力不是花瓶给的,是大地给的。如果盛艳的鲜花被剪下后而重植于大地,她还 ...
姐, 只知道您有雙花眼, 不知道您還是插花高手.

當然這是玩笑了. 我覺得lulu詩裡的那句寫的很好,原來, 乾燥的花朵在等待一個神奇的觸摸. 姐, 這不是在說您嗎?

[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07-9-30 22:18 編輯 ]
原帖由 葉子 於 2007-9-30 21:54 發表



看來不能用花來形容易姐,因為看不出易姐身上有凋萎和干燥的痕跡.呵呵.
葉子, 我要是你就不會說 "身上"有沒有凋萎和干燥的痕跡, 而只會說 "臉上".

當然, 你也是時候需要配眼鏡了.

以花比女子是中外的默契. Moore 的詩裡所謂 All her lovely companions are faded and gone 也是很好的例子. 女人應該都願意被比作花, 當然像輕薄桃花, 水性楊花, 薄命花, 苦菜花之類的是例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