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Thank you, Yuhong. Here is the poem from her book.
poem1.jpg
Dr Chen, 您家的那朵可是冰山雪蓮啊.

超級喜歡lulu的作品, 美得自然, 美得恰到好處.

其實自然界中真正美的東西都是神的手創造的, 被神附著的那雙手, 便是藝術家的手了.
這首詩很有席慕蓉的風格.


只等著你手指深情的觸摸

還我魂魄

點睛之句

[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07-9-30 21:50 編輯 ]
原帖由 錢易 於 2007-9-29 22:25 發表
每個女人婚前都算得上是朵花, 不論是紅牡丹, 白玫瑰還是木芙蓉. 然而一但邁入婚姻, 就像一朵盛艷的花朵被剪下, 插入了花瓶. 於是, 接下來的命運不外是早一些, 或者晚一些的凋萎. 那些呵護倍致下的, 則變成了乾燥花.: ...
看來不能用花來形容易姐,因為看不出易姐身上有凋萎和干燥的痕跡.呵呵.
胡蘭成在他的今生今世裡有段回憶他和張愛玲的一道的時光, 最能概括他們當時心境的就是下面八個字了. 看到lulu的創作和詩文不免叫人想到這八個字...
LU-1.jpg
原帖由 kaja 於 2007-9-30 15:21 發表



如果一个女人心甘情愿地接受被剪下,被栽插,被呵护倍至成干燥花的命运,她的大限就已经临近了。好在女人毕竟是人,而不是花,犯不着就地等死。花的生命力不是花瓶给的,是大地给的。如果盛艳的鲜花被剪下后而重植于大地,她还 ...
姐, 只知道您有雙花眼, 不知道您還是插花高手.

當然這是玩笑了. 我覺得lulu詩裡的那句寫的很好,原來, 乾燥的花朵在等待一個神奇的觸摸. 姐, 這不是在說您嗎?

[ 本帖最後由 錢易 於 2007-9-30 22:18 編輯 ]
原帖由 葉子 於 2007-9-30 21:54 發表



看來不能用花來形容易姐,因為看不出易姐身上有凋萎和干燥的痕跡.呵呵.
葉子, 我要是你就不會說 "身上"有沒有凋萎和干燥的痕跡, 而只會說 "臉上".

當然, 你也是時候需要配眼鏡了.

以花比女子是中外的默契. Moore 的詩裡所謂 All her lovely companions are faded and gone 也是很好的例子. 女人應該都願意被比作花, 當然像輕薄桃花, 水性楊花, 薄命花, 苦菜花之類的是例外.
好女人,好花!
返回列表